啃丕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佛教情绪学 (一百九十八)

202002月22日

佛教情绪学 (一百九十八)

四、正信与迷信

人有宗教需求、宗教情结固属自然,但因宗教信念本身的奥秘性 和情绪性,由人所创造,行为一栽文化系统、社会机构化的宗教,意外 都竖立于真理的基石之上,其信念很能够具有假造性,而且往往具有 独裁性,不准对它有指斥性的思考。由畏惧、依怙、向上三栽情绪所生 首的宗教信念和其它信念,及在此等信念基础上竖立的宗教,在佛教 看来都可正可邪,可有好也可有害,或虽非不正、无好而不免产生弱点。 即便是含有真理的信念,当它被人为地法规化、制度化,尤其是因政治力量的扶持爱崇而权威化之后,也会减弱其真理性,扼制思维,生长专 制,甚至生长人性的疯狂与残酷,在信念的执著与狂炎驱动下,发首迫 害与搏斗。前人言:“礼教吃人”,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间长达200多年 的宗教搏斗,曾使多数人成为捐躯品。

当代一走禅师说: 倘若你拥有了一栽认识形态并执著于它,那么你就有能够杀失踪上百万人。 [1] 倘若将通盘的虔敬投入一栽具假造性、独裁性的信念,则不免 迷信之嫌。弗洛伊德指斥劝人信念虚妄并不准指斥性思考的宗教遏 制理性,导致灵敏的枯竭。基督教便曾以指斥科学、戕害科学家著称。 弗洛姆分宗教为威权主义和人本主义两栽,威权主义宗教以对超人力 量的信服为要素,以遵命为主要德走,其基调为悲悲和负罪感,常否定 小我的价值,要人无条件按照某个权威,为专门迢遥和抽象的最终现在 标而捐躯各自的生命和美满。这栽宗教常与不健康的体验相有关,在 近世以来遭到诸多先辈人士的指斥。

人本主义宗教以人为本,常与健 康的宗教体验相有关,其典型为佛教,稀奇是偏重依赖如实知见的智 慧本身拯救本身的原首佛教和禅宗。 驯良的宗教需乞降人为的宗教形态,也容易被一些骗子凶魔行使 为欺世害人的工具,诱惑人误入邪教的魔网。诚如阿德勒所说: 人这栽动物很易于按照,在任何装出本身有特异神力的人眼前, 他们都会成为捐躯品。很多人都有不经验证即承认某一权威的习惯。 [2] 清淡所谓迷信,清淡与宗教信念相区别,指不成系统的某栽舛讹信念,或以狂迷的态度将某栽相对的东西绝对化而痴迷盲信,佛教谓 之“邪信”,归于心所法中的“邪见”。

《大般涅槃经》卷三六佛言: 信有二栽:……一者信正,二者信邪。 信邪,谓确信不准确者为准确。如多数宗教信念相通,迷信也置信 超自然力量,但清淡主要哀乞解决实际题目,还达不到宗教超越实际特 别是佛教出阳世的高度。如确信某些数字会带来幸运、有些不吉利,遵 守某些禁忌,置信占卜、看相、算命等,置信狐鬼树神黄鼠狼,或盲现在崇 拜某些小我,或尊重某些异国按照的不悦目念。迷信被当代人指为拙笨落 后的外现,其实它在人的认识过程中是一栽极其普及的、清淡的形象, 多数群体迷信不被人们所自愿,无按照地崇信权威人物、明星、大气功 师,置信“有钱能使鬼推磨”,确信人物化断灭,及唯科学结论是依的“科 学主义”,其实都是迷信。迷信不光在古代笼罩社会大多数人乃至通盘 的思维,在雅致高度发达的当代社会照样颇有市场,被社会情绪学列为 病态社会情绪之一,注释为一栽群多性的舛讹感知和认识走为。 情绪学家认为,迷信具有精神寄托和协调社会中益处冲突的作用, 但在更多情况下有害于情绪健康。群体迷信不悦目念容易被野心家、骗子、 游手好闲者行使为达到小我主意、敛财渔色的工具。群体迷信还能够 导致精神病和暴力、性入侵、戕害事件。 佛教对传统的、通走的迷信持否定态度,佛经中多处指斥置信时 辰、星宿等决定人命运的邪见及迷信无好的苦走、禁忌为正道的“戒禁 取见”,戒律规定僧尼不得从事迷信运动,佛教徒“不得拜鬼神,不得视 吉良日”。

《中尼柯耶·狮子吼小经》中,佛说外道信徒也能够认为自 己与佛教徒相通信念导师、教法,持戒、靠近同道,实际上其信念的教 义与佛教有质的差别,不克周详、如实地认识造成不起劲的根源,所以即便精勤修走,也不能够达到他们所探索的涅槃。追随异国正见、自眼 不明的教主、师父,有如跟着瞎子跳火坑。《中尼柯耶·牧牛者小经》中, 佛将外道师比喻为不不悦目察有无渡口的牧牛者驱牛过河,会遭灭顶之灾。 行为一栽社会教化系统的宗教,倘若不克以正见请示信念,不免误导 信多,产生负面影响。所以,不克仅就归依、信念、持戒、修走等外在形 式,认为通盘宗教都相通。神教徒往往把本身的最终理想如“全知全 能”添之于所信念的神,实际上是本身造神而信念之,固然不无安慰心 灵、道德教化等积极效答,然从如实认知来讲,也不离迷信。这栽迷信 在大乘、密乘佛教徒中也属常见。 即使打着佛教的旗帜,也不见得都是正道。经论中指斥了固然 信念佛教但知见偏离佛法的“附佛法外道”、“学佛法成外道”,如印度 的犊子部、方广道人等。还有有意打着佛教旗号而走逆佛灭佛的邪教, 如北魏以杀一人为一住菩萨挑唆人工逆的法庆,南宋以来的白莲教、 白云宗、糠禅、罗祖教,今之“法轮功”等,所谓“教变为禅,禅弊为魔, 魔炽为贼”者。历代当局曾厉添作废弹压,而屡禁不绝,衍生出很多民 间隐秘道门。佛经中预言,佛灭后末法时期,会有群魔混迹比丘,蛊惑 愚人,警告后人:学佛必定要以正法为依,万勿盲现在迷信、邪信。 佛教列为好心所之首的“信”,仅指正信(准确实在信和信念)。《佛性 论》卷二说正信有四栽:一信有,二信不可思议,三信答可得,四信有 无量功德。

《成唯识论》注释说,必须具备信实、信德、信能三个条件, 才是具“心澄净性”的信。实、德、能三条件,是衡量信念情绪和所信 抬的宗教邪正的标准。 信有实或有体,指所信对象必须实在、实有,非出想象假造,非错 谬偏邪。《成唯识论》卷六:信实有,谓于诸法实事理中,深信忍故。 对实事真理的深信不疑,才叫做信,正信的对象,不论就事和理而 言,答该实在不虚,经得首理性和实践的检验。依此而言,天主、神明 等难以经验和理性证实,首码不是人所能晓畅,意外是郑重的依怙者; 逻各斯、大梵、道等在理论上不无漏洞,可由逻辑推理发现其非实在性 和不原形性,也非十足可托付宗教关怀的最终实在。在佛教看来,作 为历史人物的佛陀,有据可考,实在不虚,是可自夸、可依怙者。佛陀 所示的正法,是竖立信念更为厉重的基点,为佛教徒所归依之“三宝” 的中央。《时兴便佛报恩经》谓“佛以法为师,法是佛之母”。法,指缘 首无吾等理,是万有本具的实在,并非佛所创造,而是佛经历修证所发 现证实,任何人都可经历如法修走往验证此真理,似乎科学家经历实 验表明的法则,具有可重复性、可验证性。佛陀强调:对他的教法,须 用理性和修习的实践往验证,不要仅仅由于亲爱佛而批准,对任何宗 教和学说的疑心和迷茫,都是合法的。

南传《添支部·伽罗摩经》载 佛陀哺育伽罗摩人说: 不要追随传统;不要听信传说;不要轻信与经典相相符的事;不 要凭空推想;不要按照逻辑推理;不要陪同偏见;不要置信一小我的 外观能力;不要由于他是先生而批准其思维。 但当经历不悦目察、准确的判定和实践之后,确知某事是驯良、无害、 智者表彰的、做了将导致善和好的,就答该信受奉走。南传《中部》 卷一佛哺育学徒优婆离“对真理要仔细地检验”。《大般涅槃经》卷 三十六佛言信有二栽:一者信,二者求,若只有对佛祖或师父的信念, 而不以理智推想思考佛法的灵敏,此类信念叫做“信不具足”(不十足 的信)。

按此,佛教所谓信有实的正信,唯以准确的不悦目察、判定和实践,证 明其有好、属实为根本原则。信有实的内心,是佛陀所频繁强调的“如 实知见”,是确信经得首验证的真理——法。最能表明这一点的是佛 教的“四依”法则——依法不依人、依义不依语、依智不依识、依了义 经不依不了义经。当代一走禅师按照传统佛教的这栽精神,为其禅修 整体定的14条戒律之第一条为: 不要尊重或执著任何学说、理论或认识形态,包括佛教的。所 有思维系统都是请示手段,它们不是绝对真理。[1] 信有德,谓所信念的对象须实际具有信念者所认为的能力、性质、 德走。佛教认为,佛、法、僧三宝为有德而堪自夸者。《成唯识论》卷六 注释: 信有德,谓于三宝真净德中,深信笑故。 佛陀为实在醒悟的大觉者,信息中心其德走、品格、思维载诸经籍,实在可 靠。佛教不以佛陀为能解决通盘题目的救世主,只以佛陀为可信可敬 的导师。由佛所宣示的佛法,主要是教人如何自净其心超出生物化之道, 是佛及其多数学徒实践验证的真理。僧,指依佛法修走实证真理的贤 圣僧,具有正知正见及清净不染的德走,为修走的师友和助伴,堪称 人中之宝。皈依圣僧,主要是皈依其佛法的正见,其要义亦在皈依法。 密乘固然以上师为皈依之主要,但强调皈依必须竖立在对上师的晓畅 上,必须互相不悦目察三至十二年,才能决定师徒有关。而且皈依上师的 内心,仍在皈依上师所传承和证得的佛法。

《集通盘福德三昧经》教人 以病人就医般的心自夸三宝:于正法中生首药想,于和尚阿阇黎所生首佛想,于自身所首病 人想,于说法者首明医想。 信有能,主要是自夸,确信本身有能力断凶修善、依真理修走以获 得解脱,而非匮乏自夸,唯抬赖神佛的救度。《成唯识论》卷六注释: 信有能,谓于通盘世、出世善,深信有力能得能成,首期待故。 《胜鬘经》佛言:若佛学徒信念佛教,答“随顺法智”,修五栽“巧便 不悦目”:不悦目察竖立根意解境界、不悦目察业报、不悦目察阿罗汉暗藏的懊丧、不悦目察 心自在笑禅不悦目、不悦目察阿罗汉辟支佛大力菩萨的圣自在神通。如此不悦目察 而得理性实在信,乃入大乘道之因。 从大乘如来藏学看,信有能,是确信自心具有佛性,异日必定能够 成佛,如达摩《二入四走》所说“深信含生联相符真性”。

《坛经》劝人受 无相三归依,归依自性三宝:觉、正、净。谓“自心归依自性,是归依真 佛”。密教以归依自性明体(自心佛性)为最深层、最原形的“密密归依”。 一个由修走开悟而竖立确信的人,所信实际上主要是本身或自心佛性。 一走禅师说得好: 当佛教徒说“归依佛”时,他们是在外达对他们自身所具有的理 解和醒悟能力的自夸。 从信有实、有德、有能三条件看,佛教在各方面实在差别于容易 孳生栽栽弱点的威权主义宗教,它具有弗洛姆所谓人文主义宗教的诸 特征。弗洛姆以早期佛教为人道主义宗教的最好例证之一,诚如他所 表彰: 佛祖是一位远大的教师,他是一位认识到关于人的存在的真谛 的觉者。他的教义不是诉诸超自然的力量,而是宏扬理性。他请求 人人操纵各自的理性往领悟真理,而他只不过是领悟真理的第一人而已。……按照佛祖的经义,人不光要晓得自身的限制,还必须知 晓本身蕴藏的力量。[1] 早期佛教的这些特征,使佛教在诸宗教中显得专门稀奇,近代颇 有人所以说佛教不是宗教而是形而上学,或说佛教亦宗教亦形而上学亦科学、 超宗教超形而上学超科学。

梁启超有言:“佛教乃智信而非迷信”。喜欢因斯 坦说:源于宇宙万物相符而为一的体验的佛教,超越小我化的神,避免教 条和神学,涵盖自然和精神两方面,答是异日能够搪塞当代科学挺进 需求的“宇宙的宗教”。 倘若不是像佛教如许强调以理性主导信念、以实践检验信念,唯真 理是依,教人发展向上心依赖本身的灵敏和力量拯救本身,而如威权主 义宗教之主要发展依怙心,强制绝对遵命和依赖某一神或某小我、某栽 思维主义、信念,便会导致教主尊重、遏制灵敏、约束人性、极权主义等 弱点。尤其是威权主义宗教强调唯有一神、唯此是真余皆为邪的信念时, 会使信徒的吾执和见取见凶性膨大,挑唆首失踪理智的、有害的宗教狂 炎,导演出戕害不信其教者的暴走乃至宗教纠纷、宗教搏斗,制造恐怖 事件,给人类带来不幸。

威权主义宗教的教主尊重、强制遵命,及捐躯 本身和世俗益处以求取下世美满等说教,最容易被骗子魔头行使以创 立邪教,欺世害人,敛财渔色,造逆反水,导演出整体自戕等惨剧。而威 权主义宗教由于竖立于大多数人的依怙情绪之上,多具平民性、一般性, 容易获得世人尤其是社会基层辛苦大多的信念。一些无正见正智的宗 教,也往往将信徒向上的宗教亲炎引向正路,以极大的期待和毅力徒修 自饿、自淹、烧身、食粪、自晒、倒悬等栽栽被佛教斥为无好的苦走。

即信念归依佛教,倘若不具备正见正智,也不免偏执和迷信,若深 入修习禅定,则更有被“魔事”扰乱而发狂、自戕、情绪逆常、伤身害命、 流入邪见的危险。佛教所以稀奇强调“无智非禅”(《法句经》),并有对 治“魔事”的完善手段。 佛教徒中的迷信,主要出在“信有德”上,三归依之归依僧宝和密 教四归依之归依上师,所指有实德的归依对象僧宝、上师,皆指见道以 上的圣僧,并非清淡属于“福田僧”、“凡夫僧”的僧尼,但凡夫僧和不 具上师资格者,出于名闻利养和占据徒多的欲看,将归依僧注释为归 依他们本身。倘若将不具正见及对佛法把握有差错的凡夫僧当作僧 宝来归依,对其惟命是从,则能够陷入小我尊重和迷信,导致见地上的 差错,延宕修持,这是当今中国佛教徒中常见的形象。 藏传佛教徒的“活佛”尊重,更多迷信成分,所谓某某大收获者转 世、某某活佛为某佛菩萨化身之类信念,从佛教教义来讲,其实并无多 少按照,且清晰违背“依法不依人”的原则及佛经中的有关说法,《楞厉 经》卷九佛言:佛虽调派很多菩萨、罗汉化身生于末法多生之中,与他 们同事,但不可泄露其身份,“唯除命终,阴有遗付”(在临终前可有某栽黑 示)。但出于民多的信念需求,活佛尊重,已成为一栽根深蒂固的传统不悦目 念。

“活佛”一语,出自清当局的误译,其原语“朱古”,相等于汉传佛教 界所谓“再来人”,指生前修走好物化后乘愿转生或化身再来阳世者。此 类人即便真实是乘愿再来,也须修持,意外生而知之,若今生修走未到 位,还有退堕的能够,何况活佛意外都是再来人,能明记前世的活佛,在 活佛中至多仅有百分之一。藏人有谚语曰:“不通经的活佛,不如通经 的扎巴(小沙弥)。”然无知者往往从字面上理解,误认为活佛皆是“在世 的佛”而盲现在尊重,陷入神信。此类迷信,容易被行使来骗财渔色,走向邪教的走径。从情绪学角度看,活佛自小醉生梦死,对其健康成长相等 不幸;从佛教修持来讲,不经过不起劲波折的磨练,难以收获菩挑。自元 代普及履走活佛转世制以来,藏传佛教中的修持收获者越来越少,转世 活佛中很稀奇修持得大收获者。自然,有些活佛实在有德有成,可亲可 敬,但对此类活佛的亲爱,也答该相符佛法强调的如实原则,不该迷信。 佛教徒中,因不知经教、不明佛法而陷入神信的外现,还有多栽。

明莲池行家曾指斥过认为诵《高王不悦目世音经》能够脱难,及认为朝拜 五台、峨眉、普陀三山能免三灾等为迷信。现在不少人以多神崇祀的 矮层次信念心,将佛菩萨视为能已足人各栽世俗愿求的神明来拜,将 原本答经历本身竭力达到的升官发财、考学、恋喜欢成功等期待寄托于 佛菩萨的保佑,及原本答该就医治疗的疾病而唯求诸佛菩萨、高僧活 佛,就多分属迷信。莲池行家指斥儒士持佛教准挑咒求富贵之举说: 准挑,梵语原意为清净,是一外清净心的菩萨,以清净心持其真言,首 有响答分,《准挑经》固然说持此咒有能满人功名富贵之愿的效能,盖 方便诱引之言,以贪图富贵的垢染心持咒以求富贵,难以与清净的菩 萨心响答而获得答验。 竖立正信,获得郑重的安居笑业之本,实在是人生主要的大事,不 可搪塞搪塞,不可盲现在轻信。而竖立正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必要具 有复苏的正见正智,善于明辨是非,抉择邪正。不光要抉择、如实不悦目察 所信念者,而且须镇静不悦目察本身的信念情绪,将迷信、邪信引向正信, 将矮级信念引向高级信念。只有宗教需求、宗教感情而异国选择正信 和明师的正见正智,似乎骑手不看路,很能够使信念带来无好于本身 情绪健康和损坏自他平常生活、不幸于社会的弱点,堕于迷信、邪见, 乃至误上邪教的贼船,成为骗子凶魔的捐躯品。

作者:陈兵

回到顶部

Powered by 啃丕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18 版权所有